华纳17部新片将线上线下同时播映 遭《信条》导演诺兰斥责

华纳17部新片将线上线下同时播映 遭《信条》导演诺兰斥责
原标题:院线与流媒体之战升级 华纳17部新片双平台上映
  2020年,北美电影票房为22.8亿美元,跌回上世纪80年代初的水平。眼下,传统电影行业从业者担忧的是,等到疫情消散,这个行业能否恢复到之前的局面。
  往年此时正是金球奖颁奖礼举办的时刻,今年延期至2月28日,而第93届奥斯卡颁奖礼已延期至4月25日,提名影片上映日期限制延期至2021年2月28日前。由于不少影片选择线上首映,奥斯卡也放开了过去一直以来对流媒体放映的限制。
  处在风暴中心的好莱坞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剧烈震荡,一些变革正在冲击电影行业并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。
  线上线下的战争
  院线是疫情中深受打击的行业之一。去年AMC股价暴跌70%,公司CEO亚当·阿伦曾表示,至少需要筹集7.5亿美元资金以维持2021年的运营;Cineworld院线关闭了欧洲和北美的影院以避免破产;Cinemark第三季度收入下降了96%。
  对比流媒体方面,奈飞、Disney+在内的美国前九大流媒体服务用户总数同比增长50%以上,合计超过2.5亿美元。美国家庭平均订购3.1个流媒体服务,高于2019年的2.7个。
  影业巨头纷纷将业务向流媒体倾斜,采取混合发行策略,为自家的流媒体服务招揽更多的付费用户。去年12月初,华纳宣布了一则激进的发行策略:2021年上映的17部新片将在院线和集团旗下流媒体平台HBO Max同步上映,其中包括《沙丘》,该片是2021年最受关注的科幻大片之一,由《银翼杀手2049》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执导,参演者包括中国演员张震,定档10月1日。这份片单还包括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《黑客帝国4》。消息一出震惊行业,多家院线股价应声下跌。
  尽管华纳兄弟影业董事长托比·艾默里奇一再强调,这只是为期一年的战略,电影业务会根据疫情的变化而调整。但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,这是一项关于未来的决策,并将影响到其他大制片厂的抉择,疫情只是加速了无可避免的行业变革。
  好莱坞演员约翰·霍恩说:“院线营收过去十年一直在下跌,这场流行病暴露了院线行业盈利模式弱点,他们已经一个世纪都没有改变商业模式,但世界已经发生不可扭转的变化,如果你现在想看电影,不必去电影院购买10美元的爆米花排队,而是可以在奈飞上立刻观看。”
  《信条》导演克里斯托弗·诺兰在声明中斥责华纳的做法,他认为,院线电影的发展取决于院线和制片厂之间富有成效的合作,长远看来,院线电影的未来取决于人们共同分享故事的愿望。诺兰的《信条》由华纳发行,也是去年少数几部院线公映的大片之一,全球票房为3.59亿美元,美国票房为5760万美元。
  巨幕影厅运营商IMAX首席执行官里奇·盖尔方德(Rich Gelfond)认为,这样的策略可能不太理想:“该计划可能极大削弱2021年华纳的国际票房回报,将电影直接放到流媒体上通常会导致盗版横行,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的票房收入,电影院已经急剧复苏。”盖尔方德表示,IMAX在2020年第三季度同比恢复了100%,第四季度收益也达到了75%。《神奇女侠1984》通过IMAX获得了500万美元的收入,其中380万美元来自中国的680块IMAX银幕。
  中小成本影片的机会
  百年历史的电影行业到了被迫改变的时刻,财力雄厚的高科技公司则加速了行业变革。
  2020年,一些大型电影公司所做出的决策,放在过去几乎不可思议:环球影业与院线达成协议,将神圣的窗口期缩短至17天;迪士尼线上播映《花木兰》《心灵奇旅》等大预算电影;索尼将《最幸福的季节》的北美版权出售给Hulu;派拉蒙以1.25亿美元价格将《美国之旅2》卖给了亚马逊。
  派拉蒙公司董事长吉姆·吉亚诺普洛斯表示,这一决定非常困难,但考虑到现实情况,整整两年积压的电影可能要在半年时间即2021年下半年集中发行,这是他们不得不做出的选择。自去年3月以来,奈飞已购买五部电影的全球版权,其中包括颁奖季热门影片《芝加哥七君子审判》。
  在一片影院死亡的哀嚎声中,不乏乐观主义者,环球影业董事长唐娜·兰利表示,制片厂都在试图通过变革生态系统的方式,增加多样化的投资组合,帮助影片实现盈利,以维持新电影的立项开发,通过创新保障电影人的利益。行业分析师格林菲尔德指出,过去实际上只有少数影片才能挣钱,而大部分亏损,如今好莱坞正在创建新的机制和丰富回收渠道,抱怨的人不会真正理解付费经济的力量,这对创作者、电影公司、运营商都是利好。
 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向第一财经表示,疫情持续时间漫长,对于一些电影生产方来说生存压力巨大,线上与影院同步发行是疫情时期的权宜之计,以维持行业的基本生产。但既然策略已经开始施行,疫情结束之后不可能不留一丝痕迹,电影的传播进入线上线下的博弈期。“融媒体发展毫无疑问是未来的发展方向,但影院还会以它的方式继续存在相当长的时间,影院的放映技术也在不断进步,在观影体验上有绝对优势,并将主动面对竞争压力寻求新的经营机制,这是一个互相博弈抢占市场份额的过程。最后形成线上线下平行发展的格局,就如同电影与电视、录像带、各种数码产品的角力,这一过程持续了几十年的时间”。
  从线上发行的角度来看,线上线下共同发展的格局也给中小成本影片的回收带来更多可能。“一千万元以内预算的电影,只要成本控制得好,就没有不盈利的道理。只是我们的影院市场没有给这些小片子机会。”石川表示,国内影院目前的经营方式和运营成本决定了它更愿意播映视效大片,因此线上发行渠道对于中小影片是利好:“如果平台收购价格或分账价格更加合理,那么维系小成本影片的再生产就成为可能。只是目前这种模式还不成熟,平台收购价还不足以维持它的生存发展,但这是一个趋势。疫情结束之后,线上新开辟的渠道会继续存在下去,那就需要供给侧提供内容产品,这样小片的机会就来了。”
 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